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年踪迹十年心

发布时间:2021-01-20 16:36:44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十年尘梦,云飞涛走,岁月将这一路的歌唱的如此婉转动听,可流水光阴,终究是凉薄的,弹指,十年便过去。走过几程山水,辜负过多少年华,邂逅过几个路人,只要经历过,不论痛的笑的,深深浅浅,时光都会给我们留下印记。

我看过六月的杭城美景,观过一霎风雨的起落;路过一些孤独的哨亭,偶遇铁轨旁最美的夕阳;见过远山,听过海浪;去过古镇,经过城乡,却还是只有那个地方最让我觉得难忘,那个地方是故乡,是老屋。

多年前我做梦都想着离开这个地方,多年后我终于如愿以偿离开,却在离开后疯了一样的思念,与日俱增。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着当某天自己晨起开窗,会看见小院里那一树的火红的石榴花开,看见那一地的红砖青苔,看见屋顶上攀爬的牵牛藤蔓,会听见清脆的鸟鸣伴着几声狗叫,听见左邻右舍相互打招呼的热闹,然而也只是幻想而已。从十岁第一次因为借读远离,以后的每一年都在渐行渐远。数不清这些年离开过多少次,不是没有回来过,只是每一次都太匆匆,来不及仔细看一下屋前屋后的桃李花开,来不及在门前的池塘边坐下安静的垂钓,更来不及好好感受在老屋的温暖。再后来老屋人去房空,常年落锁,我也很少有机会再回去。六月临行前下了一场雨,一个人回去,老屋给我满目的颓败,小院里的野草长得比我还要高上几分,石榴树无人照看濒临枯死,葡萄架几经风雨无力支撑倒了一地,梨树上爬满了虫子,只有三两朵牵牛花还绕在枝上贩贩贩细雨纷纷,映着蛛网遍结的老屋,也映着老屋里我度过的最初的十年和后来荒芜错过的十年。

一月,终于踏上归程。游子疲惫当归乡,最念老屋居高堂。当归!当归!一个人窝在车厢的最后面将这句话一念再念,十年将过未过,仔细思量。双亲康健只是满鬓霜华,老屋还在只是风雨飘摇,记忆中向来慈祥平和的祖父祖母已经相继过世,外祖母一头银发,不能再自如的飞针走线,而曾经千杯不醉健步如飞面色红润的外祖父也已经垂垂老去。可时间还在继续,老屋还会不停的飘摇,我爱的那些人还会一天比一天更老贩贩贩世事果真不能长想,长想便会落泪。

到家的第二天去参加表哥的婚宴,熟悉的人,陌生的人,突然觉得想念,却又很不习惯。注意一个女孩,一直跟在姑姑背后,偶尔也会盯着我看。直到最后才知道那是常年待在新疆的大表姐的女儿,想要亲近却又无措。那个在我七岁时照顾了我近一年的女子,已经家有儿女。对她,曾有着象对父母一样的依赖,在一个人被留在老屋的那些日子,她曾经陪伴我。会在我哭的时候刮刮我的脸问我多大了羞不羞,会为了让我睡觉给我讲强盗故事,吓的我蒙着头睡觉,并养成了此后的习惯。我不知道那时为我担起责任的她有多大,如今,在十二年后,我面对她的女儿,却找不到话题。十二年,不短也不长,中间或多或少也曾听过她的消息,也曾见过几面,匆匆几瞥,抵不过面前这个女孩的长久注视让我无力贩贩贩

天凉风长,物转星移,许多人事都分道扬镳,不明下落。而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我们划着桨橹游荡其中,各自有各自的方向,不断前进,不断转弯。岁月就这样几经流逝,而我们就这样长大。有些人不断离开,有些人不断到来。死亡与新生,突兀的对比,却又那么理所当然的存在。刚听闻死亡,又遇见了新生。死亡让人觉得难过,而那小小的孩子抱在怀里,柔软的让人心疼。命运让我们用这种奇异的姿态生活,一手生,一手死。必然的出生,必经的死亡。最先离开的可能是我们的祖父祖母,几十年后,可能是我们的父母,再过几十年,就可能是我们自己或是身边的同龄,只要想一想,有那么一天,那方黄土可能会掩埋我们最亲近的人或我们自己,猝乎之间,我们就要衰老,突然就觉得恐惧。岁月有着不动生色的力量,无声无息也让人害怕…

要过生日的时候姐姐突然问:你怎么已经二十了?是啊,我怎么二十了呢?翻看那些老旧照片,照片上的人还是那样言笑宴宴,只可惜相册里那些时光因为时间太久远都已发黄,再没了当初的美好。最初的年少懵懂终于变成了世事雕刻的沉稳;最初以为的一成不变也终于几经周折;最初陪在身边的那些人也终于天南海北各自相安;最初的我也终于走失在时光拐角的路口,再也找不回那些张年少时无忧无虑的脸,过往再情深意重,经过十年岁月的辗转,也已法再梦贩贩贩岁月历历,时光的河如海流,终于轮到我们分头走,隔了那么久,有些事情终究要成为过去。没有相片为证,没有文字记录,只剩下残存的点滴记忆还念着我们的年少。弟弟已经不是印象中追着我满院子跑的那个样子,小小孩子快要长成小小少年,而当时的那些小小少年,儿时的玩伴,同学,也已不复当年的模样。他们有的因家庭变故打拚在外,有的已结婚生子。那些已经褪去青涩的面容,是否还怀念多年前我们曾拥有的快乐?我们都不再是当年在雪地里玩耍的孩子,不会再在单调的鞭炮声里欢笑,过年的时候很少再下雪,鞭炮声听起来也不复当初的兴奋。拥有了一些,也失去了一些。那些六七岁的孩子还会在初一时满村的跑来跑去拜年,老人们互相说着吉利的话。我安静的在一旁看着,所有的,都已失去旧时的影子。有些东西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消逝,有些东西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发生,我们紧跟岁月的脚步,丢了一年又一年的时光。

二月,再次要离开。要走的时候下了一场雨,我停雨停,我行雨行。电视里羽泉还在舞台上高歌,“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坚强,是什么失去让我们悲伤,是什么付出让我们担当,是什么结束让我们成长”,车轮转的飞快,把过往十年全抛在了身后。三个小时,一部电影。大S在废弃的仓库里哭的歇斯底里,古天乐拿着手机犹犹豫豫。一天两夜的路程,就这样循环被消磨。出了车站,看见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后的那些夜晚,抬头还会是这城市的繁华霓虹,不能再看到黑色夜幕下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满天星,风来得时候也不会再听见田野里的稼叶和着树叶哗哗的作响,只剩下钢筋和水泥打造的森林贩贩贩

这十年,仿若一场大梦,梦醒后,早记不清人生曾几度秋凉。或许有一天,当春鸠又在老屋前欢悦的鸣叫,当村子前的那片梨林又落了满地的白,当北归的燕寻回旧巢,当河边的桑柳又低下绿枝,远行的我便会还携着满身露华,再归家。

山东省耳鼻喉医院(山东省立医院西院)

上海治疗痤疮医院

开封男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