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设定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标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9:08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如何设定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标志

应正确认识国际货币的基本职能。如果只是把成为石油等战略资源的计价货币作为货币国际的标志,那么当前能够称得上是国际货币的就仅有美元一币了。这与国际上的普遍认识有很大差别。而在美元一币独大的情况下,现有的其他国际货币只能发挥相对有限的职能。具体到人民币国际化,从跨境结算入手,今后仍应主攻结算货币。如果人民币结算量在中国对外贸易结算中能占据三分之一的份额,且我国香港之外的结算份额能在其中占据一半以上,那么到那时可以说人民币国际化才算基本成功。  今年2月底,在韩国首尔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上,笔者遭遇主持人的突然发问。话题是“您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成功的标志是什么?”说是遭遇突然发问,因为在此之前谈到我的演讲与对话内容时,对方没有提出类似的问题。不过,尽管主持人发问突然,但是对这个问题我是有过思考和研究的。我的回答是,“在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中除我国香港之外的地区能够占到一半以上,那就算基本成功了”。对于我的这一主张,似乎并未得到太多人认可。  在此之前,在上海的一位金融学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人民币国际化成功的标志,是石油等战略资源和资产的人民币计价。”无独有偶,今年5月,一位北京的高产财经女作者也提出类似观点,认为“以”石油人民币“带动人民币国际化”,并表示“一国货币要想成为国际货币甚至关键货币,通常遵循”计价结算货币—储备货币—锚货币“的基本路径,而与国际大宗商品 、特别是能源的计价和结算绑定,往往是货币崛起的起点。”“因此,中国必须加快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人民币“体系。这将是人民币主权货币在国际能源贸易中崛起的新路径,也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一步。”  后来,类似观点在不少作者的文章中也时常可以看到。由此看来,持这一观点的人不在少数。那么,到底怎么来设定人民币国际化的标志呢?  首先,应该正确认识国际货币的基本职能。  在金本位制度下,充当国际货币的是黄金。尽管也有国别货币,甚至不同国家货币在国际上的认可程度有所差别,但实质上充当国际货币的是黄金——这一可以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金本位制度下,各主要国家的货币都有一定的含金量。当然,由于各国的黄金储备量不同、历史违约程度不同,信誉度也有所不同,所以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不相同。  上个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金本位制度彻底结束,从此进入信用货币时代。此后,充当国际货币的就是个别国家的国别货币了。尽管在上个世纪70年代,曾经试图通过创设“特别提款权(SDR)”——这么一个超国家货币来取代黄金成为新的国际货币,也正因此SDR曾被称为“纸黄金”——但是并未成功。近年来,针对美元滥发,涉及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时,亦有让SDR来充当国际货币的提议,但是并未得到应有的响应。个人认为,SDR当初都没有成功上位,当前更是难以上位,并且阻碍的因素和力量更多更大。  信用纸币制度下,在国际上能够充当流通手段、价值尺度、贮存手段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国别货币就称得上是国际货币。国际货币的流通手段职能,又称交易媒介,体现为国际结算货币。国际货币的价值尺度职能,体现为计价货币,主要是石油、粮食等大宗商品的计价货币。贮存手段,主要体现为外汇储备货币。当前最主要的国际货币——美元,在国际上都具有这些职能,但是其他国际货币则往往只具有部分职能,主要是充当国际结算货币。  其实,货币最基本的职能就是交易媒介,即用来购买物品(包括服务),对于国际货币来说,交易媒介的职能也是最基本的。所以,凡是能称得上是国际货币的,在国际结算中都有一定的地位和份额,但是在其他职能的表现中则未必突出。例如石油的计价货币,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和现在都是美元,并且只有美元。据称,欧元诞生后,时任伊拉克总统的萨达姆在OPEC倡议用欧元作为石油的计价和结算货币,甚至在伊拉克的石油出口中只用欧元,其自身的外汇储备也几乎都转换成了欧元,但是在国际石油市场上,仍然使用美元,欧元并非能分得一杯羹。  因此,如果像以上那位大学教授说的以成为石油等战略资源的计价货币作为货币国际化成功的标志,那么当前能够称得上是国际货币的就仅有美元一币了,欧元、日元 、英镑 、澳元 、加元 、瑞郎等都称不上国际货币。显然,这与国际上的普遍认识——它们都是主要的国际货币——不一致。  其次,在美元一币独大之下,其他国际货币职能发挥相对有限。  当然,将人民币国际化成功的最高目标或最终目标确定为石油等战略资源的计价货币,也未尝不可。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很多国家货币都想成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人民币当然应该有此雄心壮志。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也应该确定切实可行的相对容易实现的目标。这就是成为一种在国际结算中占有一定地位和位置的国际货币。这个目标其实也不是很容易达到和实现的。  尽管自1972年布雷段森林体系崩溃以来,关于美元衰败预言不断,但是美元作为头号国际货币的地位直到今天也没有从根本上被撼动,可以说始终处于“赢者通吃”的位置。美元仍是最主要的国际结算货币。根据相关统计,当前欧元在国际计算中市场份额处于第一,但是这一统计应该包括欧元区国家之间的支付结算,如果将其扣除,欧元在全球支付结算中的份额将大幅减少,美元仍处于第一位。  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更是高居第一。根据IMF最新报告,截至今年6月,在向IMF报告储备货币的构成的有关国家外汇储备汇总统计中,美元占62.2%,欧元占24.9%,英镑占4.0%,日元占3.6%。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在过去多年里略有下降,但是多数时候都维持在了60%以上。美元在SDR货币篮子的权重也始终处于第一位。自1981年SDR货币篮子改成五大货币(欧元诞生后,欧元取代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SDR变成四大货币构成)构成以来,美元所占比重最高达到45%,最低位39%。最近一次调整为2011年1月,美元权重为41.9%,欧元为37.4%,英镑为11.3%,日元为9.4%。从SDR构成的演变看,日元地位下降最大。  日元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被认为有取代美元成为头号国际货币的可能。日元一度成为仅次于美元的二号国际货币,尤其是在国际外汇市场上,在欧元诞生前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日元/美元是最主要的货币交易对。尽管日元在国际外汇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但是作为国际化最基本的职能交易媒介和储备货币并没有很好的体现,而主要是作为投机对象存在。到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后,日元兑美元汇率一度突破80日元大关,相对于1985年初,10年间累计升值超过了220%。日元的快速且大幅升值,影响到了日本的出口竞争力和经济增长,出现了所谓“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  尽管在外汇市场上曾经叱咤风云,但是日元在国际贸易结算始终没有取得相应的地位。欧元诞生后,日元退为第三大国际货币,在某些方面其地位甚至不如英镑。根据最新统计,近期日元在国际结算中的份额2.46%,比处于第三位的英镑低6.52个百分点 ,仅比处于第五位的澳元仅多0.28个百分点。根据有关统计,日元在日本的对外贸易和投资结算中也从未占据过绝对比重。据某家日本金融研究机构介绍,近年来,日元结算在日本出口中大致维持在40%左右的份额,在日本进口中更要低些,仅约20%的份额。  具体到人民币国际化,从跨境结算入手,今后仍应主攻结算货币。  近期,人民币国际化得到很多溢美之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不久前在我国香港表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随着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将发展成为全球轴心货币之一(注:国内某家财经媒体报道时还把“之一”删掉了)。“俄罗斯之声”最近甚至说“人民币有望终结石油美元时代”。汇丰中国的一位业务负责人近日更是做出大胆预测“人民币三年内跻身全球三大贸易结算货币行列”。  对于这些以及今后仍会不断出现的溢美之词,姑且听听,不可当真的。在当今这个“胜者全得”、“赢家通吃”的全球竞争格局下,即使能够做到全球二号国际货币,与第一之间也并非一墙之隔,而是十万八千里。更何况对于国际化刚刚起步的人民币呢?  笔者个人认为,在未来20年里人民币成为列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或超越日元成为第三大国际货币的目标确实不难实现,但是要想在主要国际货币场合占有可观的市场份额并非易事。成为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定价货币可以作为远大理想来追求,但是如果真的当作人民币国际化成功的标志来追求,则是自寻烦恼、自我膨胀。从已有国别货币成为国际化的过程看,人民币国际化不是一夜之间能够实现的,而会是一个较漫长的过程。  货币最基本的职能就是交换媒介,对国际货币来说,亦然。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只有依靠积极拓展跨境结算,才是根本之路。今年前10个月,人民币跨境结算量(既包括贸易结算也包括非贸易结算)为2.46万亿元,约占通过中国全部国际结算份额的9.5%,仅比去年约8%的占比略有提高,增速已经放缓。又据我国香港方面的统计,香港银行完成的结算量占全部人民币境外结算量的比重在80%左右。笔者个人认为,如果人民币结算量能在中国对外贸易结算中占据三分之一的份额,且我国香港之外的结算份额能在其中占据一半以上,那时可以说人民币国际化基本成功。  人民币国际化,要走稳健之路,千万别相信忽悠。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