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萤火虫说爱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16:54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01. 无论沧海桑田于芃是不会变的

寒冬腊月离春节还剩四天孟萤一个人飞往中国最西北的城市见于芃做一场最后的告别。春节过后她就要和未婚夫一起去加拿大了之后应该也会定居在那里。她的未婚夫高大、帅气、绅士她没有任何不满意对于即将到来的婚姻也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她有个放心不下的人。时光荏苒她已经说不出来她对于芃是怎样的感情总结起来竟只有三个字——放不下。每一个忙碌中难得的晃神她想起于芃来全部都是担忧。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工作还好吗生病了吗有女朋友了吗……她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担忧下去可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意识到在往后的人生里即使她想得再多也毫无用处。是该放下的时候了。

所以孟萤想要一个善终她想好好叮嘱于芃一些事情然后从今往后他们就是最普通的朋友了。

做不到她也会努力去做。她相信终有一天她可以做到。

毕竟无论她多么放不下她也是不可能嫁给于芃的。从一开始她就清楚这件事。

就像她也清楚于芃从未想过要娶她。

他们终究还是会有相忘于天涯的那天吧。飞机缓缓降落孟萤望着机场的牌子却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无论心里想得多清楚到头来还是会紧张。她已经有三年没见过于芃了。

她只知道于芃在这边工作当初她问过于芃为何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于芃对她说迷恋上了这边一个姑娘。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无论真假放在于芃身上都是有可能的。

她并不能常常联系上于芃一般都是留言不确定多久会回。可这一次于芃当天就回了给她发了地址对她说“你来吧随时过来都行。”

孟萤扛了不少吃的、用的来她也没想过要于芃接机一个人找到了地方。楼的外观看上去还不错她在下面望了望微微一笑心说这小子有钱了啊

她搬着箱子上了楼气喘吁吁敲开门脸上的笑容都摆好了结果面前站着的是个陌生男人。她尴尬得嘴角抽搐了几下立刻就想说找错了陌生男人抢先一步开口问“你找于芃吧”

“啊是……”

“你等下。”陌生男人转身进去了。孟萤站在门口脑袋是蒙的。没过多会儿男人回来了抱了一盆长得不错的兰花和一个方盒子“这是于芃给你的。”

“他人呢”

男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只说有个提行李箱的人在这个日子来了把东西给了就行。我这也不太方便就不留你了。”

说完男人“啪”的一声关上了门留下孟萤站在楼道里她看着手里的两样东西哭笑不得。

她把花盆先放下打开了那只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一对耳环这个牌子她认得不算顶尖但也不甚便宜。这是于芃送她的最正经的一件礼物。在首饰上面放着张写得草草的字条——“我和女朋友去旅游了订婚礼物给你真货哦”

她的失落是有那么一点没想过竟到最后都见不到面。

可很快孟萤就把那一点点失落压了下去然后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能买这么贵的东西有了新的女朋友于芃似乎过得不错。其实她早就该知道分开的三年于芃一直活着呢。他是个成年人怎么会过得不好她真是瞎操心。

回去的路上孟萤抱着花盆坐在座位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她。飞机起飞后她久久望着于芃可能在的方向一直望到再也看不到。

“兰花不错啊养得挺仔细的。”坐在身旁的四十多岁的大叔突然和她说话。

她低头笑了笑“是啊朋友送的。”

比起那盒首饰她更喜欢这盆兰花可以看到细细修剪过的痕迹干净整洁的花盆和土壤。她仿佛能看到于芃站在花盆前尽心竭力的身影。

到最后他还是那么不靠谱。

可这就够了她要看到的不就是这样吗她终于能说服自己相信无论沧海桑田于芃是不会变的有她没她都一个样。

她安心了。她死心了。

02. 天底下哪有人告白会睡着的啊

那年东城的老图书馆还没拆高三毕业的暑假孟萤就喜欢在那里一待待一天。需要踩梯子的高大木质书架陈旧的古书味道还有宽大的桌面……比起那些小资的咖啡店她更喜欢在这里费劲地淘书。

一天她在一张桌前坐了一下午一个男生一直趴在她对面呼呼大睡。她好奇地看了好几次发现男生真的睡得很熟。怎么跑到这睡觉来了……孟萤纳闷地摇了摇头。时间差不多了她把书整理好抱起来就要走对面的男生终于醒了过来第一句话是“先别走我喜欢你”

孟萤吓得手一抖书掉了一地。对面的男生这才彻底醒了过来蹲下帮她捡书仔细看她的脸皱着眉头问“怎么是你不对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呢你当我是谁啊”要不是因为还不熟孟萤简直想拿书砸他的头。

聊了聊孟萤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男生叫于芃是跟一个女生一起来的。他做好了准备今天向女生表白但他待着待着就睡着了。等他醒过来只看到孟萤站起来要走迷迷糊糊还以为是那个女生赶紧就说了。结果他告白错了人。

就孟萤在这里的时间推想女生在他睡着后应该很快就走了。

“真是段虐恋呢……”孟萤笑他。

“啊……”于芃双手使劲儿抓着头发“功亏一篑啊”

“那你赖谁啊天底下哪有人告白会睡着的啊”

于芃狠狠叹了口气似乎对自己也毫无办法。

两个人一先一后走出图书馆孟萤朝他摆了摆手就要拐去车站。

于芃在身后喊了她名字她扭过头看到于芃蹦跳着双手在半空摆动叫着“表白不要当真哦不要迷上我哦我会很头疼的”

孟萤余光看到树下有鹅卵石飞速捡起一颗就丢了过去没砸到。于芃鸭子一样贼笑的声音渐渐远了。

她也笑着转回了头心里想着要不是这糟心的性格长得倒是仪表不凡。亏得她在被表白那一刻心还真的扑通扑通跳了这可不能让于芃知道否则得笑话死她。

原以为这不过是个小插曲虽然她人生中第一次被表白但是个乌龙这件事说起来挺悲惨的。但她也没想过会跟于芃这个人再有联系。正因为此大半年后再遇见她的心情复杂得要命。

除了惊讶……还有那么点高兴这让她深感不妙。

下了很大的雨她从外面回学校雨伞根本不管用只好躲在商场的檐下想等雨势小一点。就在这时一个湿淋淋的人从外面冲刺过来结果地砖太滑在她旁边优雅滑倒吓得她尖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她惊魂未定地捂着胸口弯下腰看地上的人这一下感觉摔蛮重的“你……怎么是你”

地上的人捂着头的手臂松开孟萤看到了于芃的脸态度一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踢了一脚说“说话到底有没有事”

于芃翻身坐起来才看清是她哀号一声“怎么每次我倒霉你都在啊还是我每次遇见你都倒霉”

“嘴这么损活该倒霉。”话是这么说孟萤从包里把所有纸巾都翻了出来丢给了于芃“快擦擦吧。”

于芃看起来就像从猪圈出来的浑身都是湿的还滚了一身泥。除了孟萤都没人愿意靠近他。他扯了扯自己粘在腿上的牛仔裤很焦急的样子时不时伸手感觉一下雨大不大。孟萤终于忍不住问他“有急事”

“算吧。”

“你要去哪儿”

“第一医院。”不等孟萤问生病了吗他便补了一句“看个朋友。”

孟萤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第一医院和她学校是一条路两个地铁站而已她可以先送于芃过去然后再走回地铁站。她本来是不急的她的雨伞太小了怎么撑都是湿。可看着于芃她突然变得急性子起来就好像去医院这件事是她非做不可的一样。她把雨伞撑开大拇指往左边一指“咱俩加速往地铁站里冲呗。”

两个人头在伞下面身子全在外面顶着雨跑像顶着个锅盖。他们也看不到前面的人一边跑一边喊着“小心小心”松动的地砖溅起很多泥水溅了孟萤一小腿她也没有低头去看。

好不容易钻进地铁站里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被对方和自己的狼狈样子逗笑了。

地铁里一样有一股潮湿的味道。孟萤感觉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但所有的纸都给于芃了。她用手肘碰了碰于芃“你那还有没有剩下的……”

肩膀上忽地一沉她吓了一跳扭过头去发现于芃的头靠在她肩膀上。这……这怎么个情况……难不成自己撞变态手上了她使劲儿耸了耸肩膀认为正常人被颠两下必然会醒了但于芃纹丝不动还打起了呼噜。

啊她才是倒了八辈子霉孟萤在心里惨叫。就这样跟块木头似的一直坐到还差一站到站于芃还在睡。她终于忍无可忍偏过身毫不留情地在于芃脸上拍了两下“喂喂到站了别睡了”

没反应。

“喂你再不起我揍你了啊”

没反应。

孟萤拿出撒手锏掐住了于芃的鼻子他手脚并用拨弄了几下还是没反应——她又不能真的把他憋死。

最后孟萤眼睁睁看着地铁到了站门打开又关上了。她生无可恋地闭起了眼睛。

她今天跟这货杠上了她倒要看看这货能睡到什么时候睡醒了会是什么反应。

03. 只有它活过来她才有机会去找于芃要她的“报酬”

“唔我喜欢你。”

“看好了再说。”

“哦那我不喜欢你了。”

“啪”孟萤手上一使劲儿手里的中性笔后盖被顶飞正砸在旁边同学的脑门上。她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在课堂一边道歉一边蹲下找笔盖。阶梯教室都是台阶滚下去就找不到了。她蹲在地上抹了把脸看来又报废了一支笔。

都怪那个人害得她每天都走神。

半个月前她陪着于芃在地铁里坐了两个来回。她都睡了一觉了于芃才醒过来没想到第一句话还是“我喜欢你”。她整个人都蒙了。

她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长得很像于芃喜欢的那个女生。如果不是那这次算什么虽然于芃很快就把话收回了但她的心里还是乱了套。她想到一个可能性会不会于芃就是想对她说

自从这个可能性在心里出现于芃这个人就算在她脑袋里生了根。半个月里她已经毁了几支笔踢坏了一个暖瓶还平地摔了两次。

那天的最后于芃也没去医院而是跟她一起从学校站出去了。雨已经停了不过看在于芃回去比较远她还是把伞留给了他。

“你在哪个系”于芃问她。

“植物学。”

“植物”于芃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学种花吗”

这种说辞孟萤听多了也懒得解释“差不多吧。”

“那岂不是以后谈恋爱不能送你花不然你脑袋里出现的全是知识点。”

“别说还真是。”孟萤翻了个白眼“但放心你想送也没机会。”

“我才不想送呢花那种东西最不值得了那么贵几天就枯了我顶多摘一把狗尾巴草送你”

于芃一边说着话一边倒退着挥舞着手里的伞走掉了。孟萤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过身突然偷偷笑了。

别说她还挺喜欢狗尾巴草的。

但转念她想起来狗尾巴草的花语是暗恋。

等了一个雨季于芃终于来还伞了。不等他来找孟萤就看见了他。因为他的阵仗太大了他扛着一棵巨大的铁树走在校园里既是风景又是凶器。

“你这是……要干吗”孟萤堵住他的去路眼睛都要瞪脱眶了。

于芃从铁树后面探出头来才看到是她终于把花盆放在了地上揉着肩膀说“你看它都快死了你不是种花的吗我搬来让你救救。”

“我……”孟萤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棵已经遍是黄叶的铁树“你……”

她对于芃没辙真没辙。

“你帮我救活它我给报酬。”

“什么报酬”

“还没想好呢回头再说”于芃又扛起铁树“你宿舍在哪儿我帮你搬上去吧。”

搬着铁树到女生宿舍楼下宿管也惊呆了。孟萤在后面默默扶额根本不敢看宿管的眼睛。宿舍绝对禁止男生进入无论如何也不能破这个例结果宿管和孟萤一起把铁树搬上了三楼。

孟萤把铁树放在阳台室友们围成一圈观赏着这棵铁树和累瘫了的孟萤。

“你男朋友也太奇怪了……就算要玩不一样的也没必要这么不一样吧。”

她心力交瘁地摆摆手“他要是我男朋友我估计命不久矣。”

孟萤回到楼下原想捞于芃一顿饭的可四下望去哪里还有于芃的影子。她转头问宿管“刚才那神经病呢”

宿管一下就明白是谁了递给她一把雨伞和一张字条。那是她第一次见于芃的字迹特别鲜明丑得不忍直视——“我还有事先走啦。这是我电话等下给我发信息吧。PS帮我救花。”

来了这么一会儿就走了……孟萤握着那张字条原地站了很久才不情不愿地回了宿舍。她蹲在铁树跟前拨弄了一下土湿湿的。

“浇水那么多他是要淹死你啊”她摸着叶子自言自语“好了没事回头我帮你揍那个不负责的主人。”

换土修叶子上肥……孟萤一通折腾手被划出好几条深浅不一的口子折腾完晚饭时间都过了。她拍了张照片发给于芃“被我剪成秃子了长不出来不要怪我。”

等啊等啊孟萤干脆把手机屏幕调成不灭电都耗没了可一直到熄灯于芃还是没有回复。

该不会是被他骗了吧她举着手机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有打过去。

一条短信不回就打过去质问他们还不是这种关系吧。可这么想着她多少有点落寞。她翻身看着阳台的那盆铁树在心里拜托它快点长只有它活过来她才有机会去找于芃要她的“报酬”。

04. 大概就是那夜的萤火与眼泪吧她从那时就对于芃放心不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了一季铁树光秃秃的球里钻出了新芽。孟萤连续给于芃打了一个星期电话终于收到了回复。于芃没有解释这段日子去哪了为什么总联系不上只是兴高采烈地约她到一个地方碰头。

孟萤在长途车站见到于芃他背着个硕大的包裹。

孟萤看到车子上写着“去往湿地公园”城市最边上有一大片湿地湖泊孟萤曾经也去过但她没想到于芃是要和她去郊游。

“这就是你说的报酬啊”她嘴上不屑一顾实际上是很高兴的。

“到了就知道。”

难得的是于芃没有睡觉。他俩在车上拿扑克玩抽乌龟很幼稚但玩得不亦乐乎。孟萤到这时才想起问于芃究竟是做什么的看上去他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但显然没有念书。他就吊儿郎当地说“实在不是念书的材料啊每节课都在睡觉所以早早就出来工作了。”

“在哪里工作”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准过一阵我就不在这个城市了。”

于芃说得毫不犹豫可孟萤的心却咯噔一声她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因为她搞明白了一件事幻觉终究是幻觉于芃果然是不喜欢她的。

湿地公园风景如画只是他们到时就已经是下午了没走多久就天黑了。孟萤以为他们这就要回去没想到于芃带着她往没有人的深处走。

“去哪儿啊”里面深一脚浅一脚都是植物还挺可怕的孟萤拉住了于芃的衣角。

“嘘。”于芃回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拉住了她的手“等下就知道了。”

手被握着孟萤整个人都是僵的脑子晕乎乎的前面多黑也不害怕了。于芃拉着她在一块宽敞的陆地上停下来终于卸下了背上的包。

孟萤惊讶地发现里面居然是个帐篷。她第一次学着扎帐篷第一次在像原始丛林一样的地方露营说起来也应该是第一次夜不归宿。

在遇到于芃之前孟萤的生活按部就班是毫无故事可讲的。

只是这地方到了晚上就说不上漂亮了。偏偏夜很深也没什么星星四周能听到一些夏虫的声音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的窸窣声。真要让她睡她也不敢睡。所幸的是于芃在身边她还略微安心一点。

“你听过一个传说没”他们抱着膝盖坐在帐篷外面有一只小小的香薰灯。这情景最适合讲鬼故事了。

孟萤听到于芃开口生怕他吓自己赶紧说“你不许说奇怪的东西。”

“不奇怪。有一个说法是萤火腐草为之。说萤火虫是野草腐朽后幻化而成的。但萤火虫也只有20天的寿命20天的自由闪耀之后依然只剩残骸葬于枯草等待来年重生。”

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啊孟萤歪头看着于芃即使在黑暗里他的眼睛难得地闪闪发亮。这个故事对他来说似乎没有表面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呢”孟萤尝试着问。

“所以我想这个地方应该会有萤火虫吧。”

说着于芃站了起来独自往一旁走去。孟萤很害怕一个人待着也要跟上于芃回头对她说“你就在这儿等着一会儿就好。”

孟萤无奈地站在原地看着于芃陷进黑暗里传来草木摩擦的声音。没一会儿她看到夜空中出现了很多的绿色斑点起初看上去不太真实孟萤揉了揉眼睛突然莹绿色光点蔓延成片有一些甚至飞到了她的四周。夜空下整片湿地都被野草中翻腾出来的萤火虫照亮了。

于芃这时小心翼翼回到她身边和她一起仰头看着。

孟萤原本是很兴奋的可想起于芃讲的故事不知怎的看着面前的萤火心里竟戚戚的“你说如果真的像传说一样明知道自己只有20天的寿命又何苦来人世走一遭呢又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它们这么不起眼的光”

身旁的人很久都没有说话。孟萤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多愁善感了男生大概不会理解吧。她干笑了两声想缓解尴尬偏过头去笑声却梗在了喉间。于芃低着头并没有什么表情可他在哭。

在孟萤眼里人哭不过是痛苦或者感动但喜极而泣必然还是少数。无论哪种总会有点表情吧。但于芃只是静静的像是在放空但眼泪一直源源不断地淌下来仿佛他自己都没发觉。

孟萤慌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醒该不该问。她只知道自己心底有一处隐隐作痛让她无所适从。

后来孟萤做过很多次类似的梦梦见一男一女在漫天萤火虫的幽暗森林里男生在哭而女生在唱歌。但很快她就会醒过来醒过来之后她拨于芃的电话仍旧是无法接通的。

那次露营的最后就是那样的。她坐在萤火里给于芃唱歌。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可等她睁开眼睛只剩下她自己于芃居然不见了。

居然有那么不负责任的男生孟萤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她一个人收拾了东西坐上了回去的车子。

于芃再和她联系已经是半月后了。他仍毫无解释只是说铁树就当送她的礼物不拿回去了。

而那时学校有一个加拿大来的交换生对她穷追不舍。对方是个挑不出错处的人和于芃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她仍旧无法做出决定。

大概就是那夜的萤火与眼泪吧她从那时就对于芃放心不下。

05. 她只有得到幸福于芃想要她得到的幸福才算完满

孟萤在加拿大的日子过得很舒心订婚仪式准备得差不多了日子就在一个月后。孟萤开始写请柬毕竟是千里迢迢只给了那些可能来的人。思前想后她还是给于芃写了一张如果于芃愿意来她可以报销机票。

但她的短信于芃仍旧没有回。

随着日子一天天近了孟萤开始不安。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想开了可回忆开始不分白天黑夜地在眼前闪现搞得她身心俱疲。她总是想起那年于芃在她面前斩钉截铁地对她说从未动过喜欢她的心思并且劝她和她的未婚夫在一起。甚至后来于芃为了断了她的念想把那盆铁树要回去了。最后于芃离开了那个城市。

她怨过恨过发狠说再也不和于芃联系。但最终他们还是做着朋友。

孟萤总是想那天于芃带她去湿地给她讲那个故事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真的是突发奇想吗她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些细节。虽然现在她想抓住那些细节也是庸人自扰。

订婚仪式前半个月孟萤终于决定一个人再回一次国。对未婚夫她的说辞是再去见见朋友顺便送请帖。未婚夫非常尊重她丝毫没怀疑。

她再一次赶在夏天过完前去了那片湿地。人哪期待什么就会做出什么反应。她期待于芃保护她就会害怕。而如今她一个人竟也坚强了很久。她走到深处拨弄那些腐草却只有零星的萤火虫蹿出来非常少她都可以看清每一只的轨迹。

看起来夏天真的要过去了它们也要消失了。而再下一年她亦不会再回来了。

她没想留下只是倚着一棵树静静待了会儿。就在她转身要走出去时远远地她看见了一团静静的萤火。

那真的是一团像是一个火把一样只是有点影影绰绰没有移动。她向那团萤火走了过去看起来近实际上非常远。等她走近了发现树上系着一个网兜看上去像是丝袜之类的里面有很多很多萤火虫居然是只萤火灯笼。

她的头嗡了一下立刻四下去看可根本没有人。她转着圈大声叫着于芃的名字“你在吗你给我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她捂着脸蹲了下去。

这可能是任何人搞的鬼会玩萤火虫不一定是于芃。她懂得这个道理可是她就是有种感觉在刚刚那一瞬间她甚至可以确信于芃来过这里。

如果于芃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在这系上一个萤火虫灯笼会是为了什么呢会是为了她吗

他会是为了她吗会有一点点喜欢过她吗孟萤意识到卡住她的就是这个。

从湿地跑出去孟萤要去买最近的班次再去找于芃。她决定不打招呼让于芃猝不及防。可是她还没来得及买便接到了未婚夫母亲的电话她未婚夫上班路上出了点意外住院了需要照顾。她也不能再多想立刻飞回了加拿大。

所幸她未婚夫伤得不重订婚推迟了一个月仍然顺利进行了。一直等到最后一天所有宾客都来了除了于芃。她看着于芃送她的那套首饰苦笑了一下。

她决定戴那套首饰就当是个纪念。帮忙化妆穿戴的人一个不小心把盒子摔在了地上孟萤抖了一下赶紧捡起来所幸没有摔坏。但最下面的一块纸板掉出来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张照片是她的单人照像是偷拍她没有看镜头而是在看一本书。从照片的角度看拍照的人离她很近。她盯着那张照片好一会儿猛地站了起来。她认出那个大环境是东城那家图书馆可那张照片是拍在她和于芃相识之前。

她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她和于芃相识的前一天她刚把及腰长发剪到齐肩那么短。而照片里的她头发垂到桌子上。

她想起他们的相识想起于芃的告白想起……一幕幕匪夷所思的交往……她握着照片哭得浑身发抖吓到了周围的人。

她一直想要个答案没想到于芃早就把答案给到了她手上。可于芃会这样做就代表了他终归是要放弃她。

为什么为什么于芃告白要用掩饰为什么喜欢又要拒绝为什么心里喜欢却还是要放弃到底为什么他们男未婚女未嫁没有任何一点阻碍又曾经有大把的时光可挥霍可于芃一定要走到这一步。

“你还好吗”她的未婚夫走进来看到还没化好妆的她她的未婚夫一直是知道她心中有一个人的犹豫着开口“要不要……”

“不要。我等下就出去。”孟萤斩钉截铁地说着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是于芃给她的结局她即使现在做了任性的选择也不会再找到于芃了。她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她只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她只有得到幸福于芃想要她得到的幸福才算完满。

06. 只是为了圆作为草的一生的一个飞翔的梦

“我要去这个地址。”

的士司机看到亚洲男人递上来的字条地址是一个教堂二话不说就开了车。从机场到那座教堂路程很远这趟活儿很值得。

只是车子开到一半后面的男人就睡着了。到了教堂附近前面是人行道开不过去的士司机喊了半天男人还是没有醒。的士司机下车打开后面的门推了推那个亚洲男人可他除了有呼吸外睡得就像死了一样。

司机有些担心于是叫来了一旁的警察一起将男人送去了医院。

医生检查了一下怀疑男人有罕见的一种病症简称KLS也叫睡美人症候群。患病的人会随时陷入睡眠有可能几分钟有可能几十天。他们毫无办法只能安静地等男人醒过来。

他们谁也不知道那座教堂里正在进行一场订婚仪式女子是这个男人一辈子唯一喜欢过的女孩。

于芃彻底醒来后看了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他仍旧疲倦精神恍惚。可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他终究没来得及去见孟萤一面。

也好他本就不该去的。他想最后任性一把看都没有机会。

他十几岁时就发现了嗜睡的毛病。他上课时不停打瞌睡一节课能睡两三觉怎么睡着的完全不记得。老师、家长都觉得他是不喜欢念书故意的。后来他干脆离开学校出去工作可嗜睡越来越严重。有一次他一睡睡了三天中途只醒来两三个小时也是浑浑噩噩吓坏了同事。他走投无路又对自己毫无办法因为他知道这个病无药可医。他只能找不妨碍别人的地方睡觉。

就在那时他遇到孟萤。他喜欢那个姑娘她总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书。即使他总是坐在对面睡觉也丝毫没有打扰到她。只是他不知道他的人生还可不可以有一场恋爱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让喜欢的人日复一日等着他醒来。

可感性终究战胜了理智他脱口而出的那句告白把他和孟萤联系在了一起。

他想爱想做个正常的男朋友。他想有电话必接有短信必回可他做不到。他只能用他的无所谓来掩饰他的心痛。

只是当听到孟萤说出那句“明知道自己只有20天的寿命又何苦来人世走一遭”时他还是没控制住他的情绪。

明明那天他是想借着这个故事借着漫天萤火向孟萤摊牌的。

可那一刻他终于想明白是啊何必呢他终究是一团腐草罢了。谁真的在意他那短短20天的光呢

不顾医生的阻拦于芃一定要离开。回国前他还是想去那座教堂看一眼。他在教堂外的楼梯上听了一次钟声对着加拿大的天空对孟萤说了再见。然后他站起来想要去机场。

只是后来的事情他再也不记得了。又或者说后来这世上再也没有他。

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是汽车尖锐的鸣笛声和黑暗里一盏引领他的绿光。

一觉醒来孟萤看了眼日历发现是中国的立秋夏天还是过去了。

她吃过早饭习惯性地先去打理一下花草走到阳台赫然看到于芃送她的那盆兰花完全枯萎了。

明明前一天它还翠绿、鲜活一夜之间竟变成一团干草仿佛已经死去很久。孟萤看着它突然觉得胸闷得很呼吸困难。她捂着胸口蹲下去眼泪猝不及防掉进了花盆里。可她仍旧不明白为什么。她想起于芃来如今她居然也面无表情地哭了。

仿佛是被她的眼泪惊扰一只小小的飞虫从枯萎的兰花里飞了出来即使在白天还是能看到它翅膀上的一点点绿光。

孟萤伸出手去萤火虫在她指尖停留了一秒然后朝天空飞去了。

已经立秋了它还在真是坚强啊孟萤却愈发泣不成声。

她忽然明白或许这短短的20天只是为了圆作为草的一生的一个飞翔的梦。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